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南县文化>湖西文艺

母 亲           (南县 肖桂才)

2017年02月10日 浏览量:795 来源: 作者:

母  亲

◎ 肖桂才

  我害怕看到母亲那一头苍苍白发,更怕看到母亲那颤颤巍巍的步行,我不相信!我最亲爱的母亲,会衰老得如此之快,会一眨眼间就到了巍巍垂暮之年。

  母亲一生清苦,养育了我们八个兄妹。在那种贫穷困苦的年代,能拉扯大就已是不易,更别说以后的读书训育与婚姻嫁娶。那一段苦心苦力的日子就可想而知!如果换成了今天的我,别说是养,就连教育训戒都不敢都像!

  早些年,我一直在外面为了生活在奔波,从没有留意过母亲的身体已垂垂老矣!直到有一天我从外面带回几斤母亲平常喜爱吃的核桃回来才发现,我的母亲的确老了!看着我带回来的礼物,母亲慌忙双手接了过来:儿子,你买这些破费了,我没了牙齿,再也咬不动了。

  听到母亲的轻语,那一刻,泪水从我的眼眶里喷涌而出,我怎么就这么大意了!我最最敬爱的母亲啊,儿子心里留存的永远是您的健康和亲切,可您却让儿子在一夕之间,就读懂了岁月的无情和现实的无奈,让儿子心生出一份稠稠的歉疚和深深的自责!我不是您的好儿子,连您的身体这样急转直下,羸弱到了如此境地都毫不知情。儿子失职了,儿子愧对了您,我的母亲!

  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敢出远门,害怕象父亲的仙逝那样,因为晚归不及最后一面而留下一生的遗憾。从那以后,我二十四小时再也不敢让电话失电,害怕接不到家里的急讯。曾经好多次在夜半接到朋友或亲人的电话,那电话使人胆颤心惊,心存余悸。曾经噩梦里,好多次梦中先父与母亲的随行让我泪湿枕巾而再无睡意。

  母亲已八十高龄,经常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病痛。生病时她总是唠叨,这是我年轻时没注意落下来的病症,你们以后可得注意,别像我老太婆现在这病秧子一样。有时,我们晚归了早睡不起,母亲总会小心翼翼颤颤巍巍的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放在床边:儿子,吃早餐了。因为打扰了瞌睡,我们有时会埋怨母亲几句,母亲总是象犯错了的小孩般小声祈求:吃吧,吃了再睡,别闹出胃病来。那一刻,我捧着瓷碗,却怎么也咽不下那一口清汤。曾几何时,我们哪里又这样尽心尽力的对待过父母了!您对子孙后代的那份无微不至的关爱,让我们汗颜。

  母亲老了,从吃饭时抿着嘴唇艰难的咀嚼中!母亲老了,从你大声的说话她却望着你不知所以!母亲老了,从她晚起上厕所时总忘记了关灯中!母亲老了,从她屈指数着远嫁澳门妹妹的归期中!母亲老了,从她送我们外出伫立在风中久久不愿返家中!母亲老了,从她给我缝补掉了扣子的衣服中!母亲老了,从她颤颤巍巍的一步一行中!母亲老了,从她日渐减少的饭量和足不出户的行动中……母亲啊,我最尊敬的母亲,我多么希望您能长生不老,和我们一起走完这一段舒坦人生!

  如果生命能够给予,我愿意用我的二十年光阴换取您再多十年的生命!如果生命真有轮回,我愿反过来做您一回母亲,用拳拳之心来报答您给了我这一回生命!如果真有神灵,我愿日夜跪祈,祈求上天让您的生命永远年轻!如果真有延年益寿的灵芝,我愿历尽万苦千辛,采摘那份幸福让您永远健健康康快乐开心!

 

 

 

不忘初心,让你遇见更美的自己!

南县文联微信公众号:nxwenlian

网页版《湖西文艺》、杂志版《湖西文学》投稿邮箱:nxwenlian@163.com

南县文联会员交流群:369055640

敬请扫一扫,关注南县文联微信公众号

 

 

  • 责任编辑:吴 当
  • 审  稿:李 辉
  • 签  发:姚 伟
更多